嘘。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当一个陌生的生命逝去,我们只是无关痛痒。而当一个在你命里与你相交的生命逝去时,我们却捶胸痛哭?   现在我明了了。我们所痛哭的只是那一段彼此生命相交时的回忆以及对未来空缺的位置的迷茫。跟对待任何我们所熟知的事物死掉一样,分离也好,分离也好。...


© 嘘。 | Powered by LOFTER